近日,有網友驚喜地發現《焦點訪談》中出現了梁博、汪蘇瀧等人在愛奇藝農夫山泉茶π《我是唱作人》的鏡頭,令人忍不住感嘆節目實紅,到處都有唱作人的身影。而伴隨著賽制進程愈發白熱化,這檔華語唱作人生態挑戰節目也將在今晚8點迎來下半季決賽之夜。

合歡花

為爭奪三個直通總決賽名額,六位唱作人周筆暢、常石磊、白舉綱、錢正昊、白安、郝云紛紛拿出“秘密武器”,一同來完成這場瘋狂的原創音樂實驗。
五月天驚喜現身助陣師妹 錢正昊首現野心稱“我想贏”
作為下半季節目的收官之戰,六位唱作人為獲得總決賽入場券背水一戰,從demo互聽環節就開始互相較勁。面對記不住歌詞的痛點,下半季唱作人從小抄到大抄可謂是花樣百出。而在今晚播出的節目中,唱作人常石磊提前將歌詞粘在了試唱錄音間的墻面上,憑借自己絕佳的視力將小抄技能再度升級,令白舉綱倍感惋惜:這么聰明的做法自己怎么沒想到呢!

除去demo互聽環節的先聲奪人之外,白安還請來“家長”五月天助陣,由瑪莎擔任貝斯手兼制作人,陪伴師妹在舞臺上共同完成這首《不安于世》。有了親近的人陪伴,白安在臺上變得更加輕松和愜意,相比前四期的安靜,今晚的白安既靈動又灑脫,讓聽眾真正感受到了她不安于世的躁動一面。同樣不滿足于既定模式的錢正昊也將在本期節目中繼續探索先鋒音樂的可能性,他在作品中加入了全新樂器特雷門,用獨特的懸浮操控玩轉節奏,令人耳目一新。

作為節目中年紀最小的唱作人,錢正昊接連淘汰實力強勁的對手,讓大家看到他在音樂上的潛力無限。站在下半季決賽的十字路口,錢正昊也首次展露野心稱“我想贏”,信心之下他會帶來怎樣的作品,令人期待。
真性情!郝云舞臺唱到淚流不止 白舉綱再現獨門絕技

在今晚播出的節目中,唱作人周筆暢帶來一首講訴傾聽的新歌,希望大家能夠打開自己的耳朵,去聽聽不同的聲音和表達。作品中的每一個哼唱和詞尾的轉音都能立馬抓住人的耳朵,讓大家沉浸在她構建的音樂世界當中。而白舉綱在和金志文聊天中感觸良多,在他看來堅持心中所愛,并不需要向全世界的人證明自己,“懂我的人不必太多”,展現了一個搖滾歌手做自己的傲氣。此外,小白繼腳底裝彈簧上演舞臺跳高之后,又再度詮釋了360度循環轉圈,引得常石磊連連感嘆了不起。

本期節目中,常石磊將帶來一首連深度粉絲都沒聽過的作品《有你就朦朧》,這首歌代表著他對生命中的聚散離合一種特殊紀念。而郝云的作品也有著相似的主題,他在新歌《不期》當中講述的同樣是生命里來來往往的人,從不期而遇到不再期待。雖然兩人在作品主題上不謀而合,但在音樂風格上卻截然不同。與常石磊的“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的脫然出世相比,郝云的作品彌漫著不可言說的哀傷和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預告片中,當演唱到“直到遇見你,方知思念為何物”時,郝云難掩心痛落淚,讓人好奇究竟是怎樣的心碎讓一個40歲的成年人難過至此,甚至連常石磊都說“愛唱歌的人是痛苦的,他還愿意跟我們分享,這需要巨大的勇氣。”足可見,每一位唱作人都是捧出一顆赤裸裸的真心交予觀眾,讓聽者在聆聽之時有所悸動,這是唱作人無可取代的地方。
《我是唱作人》驚喜亮相《焦點訪談》 獲網友點贊神仙節目
隨著賽制的不斷推進,網友越來越期待下半季的優勝唱作人與上半季的熱狗MC Hotdog、梁博、曾軼可在總決賽中相遇。不過,在總決賽來臨之前,上半季唱作人竟以出現在《焦點訪談》上的方式再度和觀眾見面,令人感嘆《我是唱作人》果真是2019年開年后真·實紅的神仙節目。節目開播以來,通過音樂話題的交鋒引發大眾對“什么是真正的好音樂”的探討,同時不局限于音樂本身,由節目輸出的社會話題討論不輸觀察類綜藝,成為兼具音樂性和社會性的一檔綜藝節目。
下半季決賽之夜即將來襲,六位唱作人將解鎖全新作品,究竟誰的新作能夠打動人心,獲得稱贊?又是哪三位唱作人可以突出重圍,與上半季匯合?敬請期待今晚8點愛奇藝上線的農夫山泉茶π《我是唱作人》!

上周末,曾軼可在中國TOP排行榜頒獎典禮上,榮獲“2018年度最佳創作女歌手”,這讓喜歡她的粉絲尤其高興。

這說明,曾軼可去年的全新專輯《Anti!Yico》(反對曾軼可),在口碑和市場上都獲得巨大成功,同時,這也宣告了一個新的曾軼可時代的來臨。
而曾軼可在后臺接受采訪時,談及自己前一陣子因為《我是唱作人》中的歌詞上熱搜,她說道:“我覺得寫歌詞就是一定要言之有物,寫你心中所想,而不是為了湊字數、為了押韻而隨便寫的文字。”現場她也透露新專輯在籌備中,今年可能會發出。

前不久,摩登天空創始人沈黎暉在接受采訪時,首次談到曾軼可簽約摩登天空的原因,并透露曾軼可六專全程在洛杉磯錄制完成,并牽手全球特別厲害的一位制作人合作,預計兩個月后發行。(目前一定未定,只能說暫時是這樣的計劃。)
而幾日前《我是唱作人》總決賽的錄制,更是在網絡掀起了熱議,熱狗直接送給了 “偶像”曾軼可自己的新專輯《廢物》,有粉絲調侃說:“偶像你什么時候回贈狗哥新專輯呢?”可見大家對曾軼可新專輯的期待值無疑是很高的。

接著,我們再來重點說說曾軼可去年的《Anti!Yico》這張專輯,也就是剛才提到的獲獎作品。我覺得《Anti!Yico》好比一劑猛藥,它撕開了曾軼可表面的偽裝,讓她能去擁抱內心那個真實的自己。
天娛可以說是曾軼可的啟蒙,在她參加完超女比賽后,給了她出唱片的機會,但是之后卻或多或少顯得禁錮了她,讓她唱一些相對傻白甜的歌曲,去參加自己無心應付的綜藝,相比起來,摩登天空就好比一把鑰匙,將她的特質和天性,從牢籠中釋放出來,并給了曾軼可最好的其他內地女歌手無法匹及的資源,讓她充分發揮出自己的才能,這樣的合作,可以說讓曾軼可引爆了2018年的華語樂壇。
在《Anti!Yico》整張專輯中,電子合成器發揮了無可或缺的作用,很好的調節了整體的氛圍,引導著整張專輯的走向。就像熱狗評價曾軼可說:“她的鋼琴和弦彈得異于常人……曾軼可的鋼琴彈得比較怪,你會覺得很不一樣。”在拿捏并控制情緒這一點上,很少有歌手能超越曾軼可,她也許唱功飽受詬病,卻能夠發揮小嗓歌手所擁有的潛質,讓你迅速進入她給你創造的世界,代入感之強,讓人聽完之后還久久無法釋懷。
在曾軼可的大部分世界中,“喪”的情緒貫穿始終,這是她情緒內化并長期壓抑的結果,也造就了她獨樹一幟的實驗電子音樂。但“喪”只是她表達情緒所運用到一種元素符號,而潛藏在表面下確實“柔軟的內核”,蘊含著豐富且極其深沉的愛。
就拿專輯中我被徹底圈粉的《三的顏色》來說,從最開始的小心翼翼與觸不可及到高潮時爆發的掙扎與自我救贖,她的每一個咬字與真假音轉換都可圈可點,最后的哭腔直入人心,將這種被邊緣化的愛無限化地放大,唱出了自己對愛的理解與感悟。

總的來說,曾軼可用《Anti!Yico》來撕掉了自己的標簽,也期待她的下一張專輯能讓我們看見更多的“曾軼可”。
發完這張專輯以后,曾軼可再次出現在大眾視野,就是如今激戰正酣的《我是唱作人》。本周比賽后,“唱作人”的總決賽也快來了,曾軼可在社交網站發表動態稱:昨天錄完了最后一期的總決賽,唱作人第一季就圓滿結束了。謝謝我是唱作人節目組,導演,pd導演,樂隊,我的樂隊,以及身邊的工作人員以及所有臺前幕后的工作人員。也謝謝所有上半季和下半季的唱作人,謝謝我們自己在節目中創造的所有九十多首作品,也謝謝因為聆聽其他人的作品帶來的悸動和所有感覺。我都會記得。謝謝你們、再會。
曾軼可沒有透露自己的名次,大家也無需猜測,之后繼續守候節目就好。

其實,從始至終,曾軼可參加《我是唱作人》這檔節目,就是我未曾想到的,因為她的唱功并不穩定,不是典型的競演歌手。然而,時至今日,我的擔心無疑是多慮了,她通過這檔節目,交出了一張比一張好的答卷,將自己的改變與心跡告訴大眾:她不是那個只會唱《獅子座》的曾軼可。而她最終的成績,一路過關斬將,殺入總決賽,也是令歌迷頗為意外的,這說明,很多人通過這檔節目,確實真的開始喜歡上曾軼可了,至少是重新了解了她。
在這個舞臺上,曾軼可演唱的歌曲中,我最喜歡的是《流言》與《不明物體》。《流言》是她對過去的告別,與她《辣糖》中 “別人說什么就是什么嗎?為什么不自己看一下,我哪有人說的那么壞,那么差!”異曲同工,但多了些更成熟的表達,讓我們不經意間會想起,19歲時那個被網絡留言天天攻擊卻總是隱忍著的她。《不明物體》雖然被改了詞,但是它的完整性卻不容否認,如果說《雌雄同體》是寫給邊緣化人群的話,那么《不明物體》則更加自我,聚焦于自身,讓我想起《陽光劫匪》中的這樣一句話:奇怪的動物會被保護起來,奇怪的人卻遭受排擠……
細心的朋友們會發現,她在《我是唱作人》中的歌曲都是由一個個具體的物象拼湊而成的,我想這大概是對下一張專輯一種暗示吧。

曾軼可或許不是《我是唱作人》這個舞臺上的冠軍,但她在我們心中,已經是最后的贏家。那么,最后也希望,Yico過段日子發表全新專輯,大家也能多多支持,讓各大音樂排行榜上,都能再次見到曾軼可的身影。

《我是唱作人》是愛奇藝自制的華語唱作人生態挑戰節目,由愛奇藝高級副總裁陳偉擔任總監制,愛奇藝副總裁車澈擔任總導演。
該節目集結華語樂壇的唱作人,展開一場關于音樂的較量。該節目上半區首發唱作人陣容為王源、熱狗、毛不易、汪蘇瀧、梁博、曾軼可、高進、陳意涵,補位唱作人為薩頂頂;下半區首發唱作人陣容為胡海泉、周筆暢、金志文、常石磊、白舉綱、錢正昊、王以太、白安,補位唱作人為郝云。
節目于2019年4月12日起每周五20:00在愛奇藝播出。

發表評論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